关注网络诈骗系列报道之刷单返利类诈骗 “不到两天时间我被骗20多万元”

关注网络诈骗系列报道之刷单返利类诈骗 “不到两天时间,我被骗20多万元”

网络贷款入陷阱、兼职刷单落圈套、婚恋交友被坑惨……近年,各类电信网络诈骗形式不断翻新,令人防不胜防。

反诈没有旁观者,你我都是践行人。为多层次、全覆盖、高频率地开展反诈宣传,本报特开设《住手!有诈!》栏目,提高广大市民防范电信网络诈骗意识、远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侵害,努力形成全民反诈防骗的良好氛围,共同守护老百姓的“钱袋子”。

“咋办啊,那可是我全部的积蓄啊!”见到小琴(化名)时,她正趴在示范区公安局刑警支队报案室的桌子上痛哭,她的丈夫和民警在不断地安慰她。

就在两个小时前,她经历了人生中的一场噩梦:辛苦攒下的20多万元,被一个自称刷单客服的人陆续骗走。

小琴是个上班族,平常没事儿喜欢刷抖音短视频。一天下午,正在看短视频的她忽然发现自己被拉入一个群。好奇的她便在群里询问这个群是干什么的。很快有人回复她,称这是一个做任务的群,关注几个账号就能领到钱。

关注账号就能得钱,还有这种好事儿?正在小琴质疑时,先前回她线个账号,让群里其他成员关注,并表示,关注后截图发在群里可以领红包。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小琴关注了那3个账号,并截图发到了群里。很快,对方私信发给她5元红包。

收到红包的小琴开心不已,又在群里按照对方的要求做了几次类似的任务,均收到了对方的私信红包。红包有5元、8元、10元……10分钟的时间,对方就给她转20元左右。

10分钟得了20元,这钱赚得也太容易了。尝到甜头的小琴开始时刻关注群里的消息。在又一次完成一项任务后,对方私信发给小琴一个二维码,让她打开支付宝扫描二维码进入另一个群,并称那里的任务更多。

小琴按照对方的要求进入了另一个群。群里果然有一个自称客服的人在发任务,同样是关注账号领红包。连着做了几次任务,小琴又得到了5元、8元不等的红包。

轻轻松松得红包,这让小琴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。只是她还不知道,自己此时正在一步步走进骗子的圈套。

当天晚上,由于还要照看孩子,小琴便没再做任务。直到第二天上午,送孩子上学后的小琴再次想起这个“赚钱”的群,便又点击进入了群,并主动询问群主是否还有任务可做。

收到小琴的消息后,群主表示任务还有,并在群里接连发了几个任务。小琴均完成,并得到红包。几轮之后,群主私信小琴,称她任务完成得不错,已经成为公司VIP,并发给她一个链接,让她点击下载一个APP,去做收益更多的任务。

想着下载个APP也没什么影响,小琴便根据对方的提示下载了该APP,并注册成为会员。很快,一个自称客服的人联系她,并给她下达了新的任务:通过此APP往某“公益捐赠平台”账号捐钱,捐的钱随后会退还,还会有相应报酬。虽然有些怀疑,但是对方说最少可以捐100元,小琴便想着试一试,即便被骗,影响也不大。

小琴把捐款截图发给对方后,对方当即转给她35元,而捐出的100元,也在几分钟后退还到小琴的银行卡上。

这么一转一截竟然得35元。如果说一开始小琴还对这个“客服”持怀疑态度,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放下了戒备。

接下来,对方又给小琴发来任务,同样是往某“公益捐赠平台”账号捐钱,只是这次的捐款金额大了很多,最低1000元。虽然觉得钱有点儿多,但是想到刚刚轻松得到的钱,小琴还是转了1000元给对方。

之后,对方称小琴任务做得不错,便将其拉进一个包括她在内只有5个人的群,并称群里除了一个“导师”,其他3个人都是跟她一样的优质VIP。新的任务由“导师”下发。

进群之后,“导师”很快就下发了任务:跟着“导师”在该APP上投注“福禄寿喜”。“导师”称,与之前一样,投的钱越多,返的钱就越多。

“金额咋这么高?感觉有点害怕。”看着“导师”发到群里的任务最低也得1万元,小琴忍不住在群里问。很快“导师”便回复她,投的钱越多得到的钱也就越多。看其他群友都没说什么,小琴也就相信了。她选择了最低等级,往平台上转了1万元。没想到之前的“客服”很快联系了她,称这个任务要求群里4人所投等级一致才能返钱。群里有两个人选择投了3万元,而小琴和另一个群友A投了1万元,直接使得这个任务被暂停,4人的钱全都返不回来了。想要将钱返回来,小琴必须和群友A在5分钟之内补2万元进去,否则之前投进去的钱退不回来。

急于想把投进去的1万元捞回来的小琴,便又投了2万元进去。“你投进去的钱和佣金现在已经放在了你APP的账户上,可以点击‘个人中心’查看。”客服发来信息。小琴打来“个人中心”一看,果然,账户余额显示3.1万元。

此时,群里“导师”又发来任务,最低金额已经升级为5万元。同样的套路,对方称小琴和其他群友投的金额不一样,其他队友投10万元,只有她投5万元。这使得她和其他3人的钱都被冻结提不出来了,想要提出来,只能再补5万元。

此时的小琴已经完全入了对方的套,又转了5万元进去。很快,“客服”联系她,称钱可以提了,但是需要在APP上重新填写一个银行卡号。等着收钱的小琴赶紧按照对方提示输入了银行卡号,不想却被告知卡号输入有误,使得刚刚投的10万元和之前的3.1万元全被冻结。

惊慌之余,小琴赶忙对“客服”说好话,让他帮忙想想办法。“办法倒是有,不过得再投10万元。”“客服”告诉小琴,只有重新投了钱进去,才能将冻结的任务激活,钱就能取出来。

为了激活任务,小琴将卡里最后的10万元投了进去,可是在填写银行卡号的时候却再次被告知填错了,只能再次投钱了。

已经没钱可投的小琴只能打电话向丈夫求助。听闻她的遭遇,正在上班的丈夫当即意识到她被骗了,遂赶紧请假回来,带着她前往派出所报警。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。

“这起案情是电信诈骗中出现最多的刷单返利类诈骗。”示范区公安局反诈中心民警赵虎刚告诉记者,诈骗分子通常会通过网页、短信、社交软件、短视频平台等渠道发布兼职广告,或以色情内容和免费礼物为诱饵,招募“刷单客”“点赞员”“推广员”等。一旦有受害人“上钩”,诈骗分子就会将其拉入“任务群”。

“等到受害人加入群后,诈骗分子会让受害人在群内领取新手任务。”赵虎刚说,任务主要为关注相关公众号、账号,为短视频点赞、评论、刷粉丝等。等受害人完成新手任务后,诈骗分子会快速返还小额佣金,以骗取受害人信任,之后诱导其下载虚假刷单APP做进阶任务。

之后,诈骗分子会以“充值越多、抢单越多、返利越多”为诱饵,诱骗受害人在刷单APP中垫资充值,实际是将受害人资金转入其提供的银行账户,而受害人APP账户中显示的金额只是虚拟数字。

“受害人完成任务想要提现时,诈骗分子就会设置重重障碍,以‘任务未完成’‘卡单’‘操作异常账户被冻结’等借口,诱导受害人加大投入,进而骗取更多资金。”赵虎刚告诉记者,小琴在诈骗分子提供的APP里加入的群,实则除她之外,其余3个“群友”均为诈骗分子,就是为了哄骗她继续投钱。

“刷单返利类诈骗特别多,每天都有人上当受骗。”赵虎刚提醒市民,凡是需要先行充值或垫付资金的刷单行为都是诈骗。(记者 李亚楠)

关注网络诈骗系列报道之刷单返利类诈骗 “不到两天时间,我被骗20多万元”

反诈没有旁观者,你我都是践行人。为多层次、全覆盖、高频率地开展反诈宣传,本报特开设《住手!有诈!》栏目,提高广大市民防范电信网络诈骗意识、远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侵害,努力形成全民反诈防骗的良好氛围,共同守护老百姓的“钱袋子”。

5月26日,在认真观摩学习河南省应对特大洪涝灾害应急演练后,示范区党工委书记、市委书记史秉锐主持召开专题会议,对济源防汛救灾工作进行再安排再部署。

在第六个“全国科技工作者日”到来之际,5月26日,示范区举行颁奖仪式,对评选出的首届济源“十大最美科技工作者”进行表彰。示范区党工委书记、市委书记史秉锐出席颁奖仪式,并为获奖科技工作者颁奖。

5月26日,示范区党工委书记、市委书记史秉锐参加水利局“7·20”以案促改专题民主生活会,强调要认真对照反思,全面整改提升,切实筑牢防汛减灾安全防线,全力保障河湖安澜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。